[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09月23日
星期日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别了,董家渡 再见,老城厢
2016-08-08 10:56:30  中国公路网  刘秀国  
0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文/图 上海城投公路集团 刘秀国

  上海董家渡地区位于上海老城厢与黄浦江南外滩之间,是上海开埠以来最早形成的城区之一。随着上海南外滩地区的全面开发,董家渡地区正在经历上海最大规模的旧区动迁改造,见证百年上海的董家渡地区正在慢慢消失。

左上:附近的居民在董家渡路口经过,两边是拆迁留下的废墟。
左下:一名拆迁工人,在路边休息,两旁的房子依旧人去楼空,正等着拆迁。
右图:这里曾经是董家渡的一个老小区,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百年变迁董家渡

  在中国历史上,城厢是一个独特的地理区域概念。中国城市基本上都有城墙,人们一般视“城外为廓,廓外为郊”。根据惯例,城墙以内叫做城,城外人口稠密,有一定经济活动的区域才称之厢,所以城厢一词一般指城内和城外比较繁华的地区。

  在浦东新建成的上海新地标——高6 3 2米的上海中心向西远眺,浦西黄浦江畔或远或近,在建和已建的各式高楼披着一层金色的霞光,矗立在这座不算古老的城市中。它们的脚下还残存着几片陈旧老屋,虽然破旧杂乱,屋项上方几扇老虎木窗里,星星点点地透出一抹抹橘黄色的灯光,静静地展示着市井上海的幽与怨,形成了上海最出名的“下只角”老城厢——董家渡。

  据史料记载,董家渡地区位于上海老城厢与黄浦江南外滩之间,是上海开埠以来最早形成的城区之一,拥有上海现存最早期的天主教堂和上海最早的会馆。这里曾经是上海的中心地带,有上海最传统的生活方式,如今这一切正在发生改变。随着上海南外滩地区的全面开发,它正在经历最大规模的旧区动迁改造,见证百年上海的董家渡地区正在慢慢消失。

  行走其中,一个个地块被围墙封闭,一座座高楼正在崛起。而那些东西向的以码头命名的街巷,比如王家码头街、竹行码头街、万豫码头街、赖义码头街等,与当时繁荣的各个行业有关的比如猪作弄、筷竹弄、篾竹路、花衣街等,与这片老城厢一样,再也找不到昔日里繁华的痕迹。

  看到一片片老街道在镜头中慢慢消失、一只只不愿离乡背井的小猫咪在废墟上无助的眼神,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于是我和我为数不多的几位摄影朋友们在七年时间里,用镜头一直记录着它们最后的容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在它们临终前为它们留下一张遗照。

  根据上海市《黄浦江两岸地区规划》,董家渡黄浦江两岸的第一线都将建成为大型滨江景观绿地和商业配套,仅预留了极少量的住宅用地。届时,这里将成为一个集滨水旅游、金融、贸易、办公、商业、居住为一体的国际级消费圈。

左图:拆迁前,这里曾是磨坊弄李家英的家,墙壁上是艺术家vhils留下的涂鸦作品。
右上:王家码头已经不复当年繁华,骑着电动车的居民从码头路穿过。
右下:王家码头的弄堂里,留下为数不多的还未拆迁的老房子。

  百年变迁董家渡

  风云散尽老码头

  谈到上海的发源总免不了要谈到沙船,沙船在上海的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清初海禁解除后,沙船航运业进入旺盛期。嘉庆年间,上海千石以上的沙船达到3600艘。道光年间降至2000艘,到了漕运改为海运以后,沙船业又迅速发展。据史料记载,1825年上海共出动沙船1562艘,将157万石的南粮运往天津,盛况空前,这还不包括其它航线。

  嘉庆年间,郁、王、孙三大沙船巨富中的王家兄弟开设了“五利川船行”,拥有沙船百艘,在江边建起了著名的王家码头。由于咸丰六年(1856年)清政府为使海运漕粮得以保证,禁止外国商船贩运东北大豆,史称“豆禁”,上海沙船业得以发展。太平天国时为联合外国驻华军对抗义军,废除“豆禁”,大量洋船、火轮抢走了沙船的生意,沙船就此没落。

  当时人们的住房结构以竹木为主,沿江竹筏拥挤、木排堆积如山,形成一个奇观。规模较大的木行有萃丰、久大、聚丰、震丰等号,自花衣街到南码头江边开设百余家竹木行,就有了竹行码头街。

  一栋被拆了一半的房子,是王家码头路磨坊弄的住户李家英的家,墙上面有她的肖像,断壁残垣上是葡萄牙艺术家Vhils留下的杰作。而如今,这片危棚简屋,连带这张墙绘,早已在拆迁中灰飞烟灭了。

  繁花落尽花衣街

  上海及江南地区棉花种植及纺织业比较发达,吸引各地商人来上海采购,每年秋末棉花采摘季节,用车船载来的棉花出售给这里的商行棉栈,而后由广东、福建客商来此收购棉花南运。据记载,每到秋季,从早上到中午,小东门外“负担求售”的花农摩肩接踵,形成了繁荣的“花市”。

  明代晚期上海的棉布产量已经达到1420万匹,乾隆年间上海年发售棉布7500包,鸦片战争前出口棉花50万担、棉布2000万匹。

  一百多年前,南市的“花衣街”是上海最大的棉花交易场所,两边多是棉花商行,这条街也因棉花(俗称花衣)行聚此得名。每当秋末棉花上市季节,花衣街上熙熙攘攘,各地棉农运棉至此出售,四方客商来此购棉南运,热闹非凡。

  随着棉花和棉布市场的兴起,棉布商店也在周围开业,复源镛、恒丰信、鼎丰都在这一带营业,同时钱庄业同元生、同康、泰康、肇康直接开在花衣街上,这里的风光曾经是老上海的一个奇观。

  如今,短短的一百多米花衣街,路口已经被尚文中学占据,路两边仅存很少原来的建筑,位于花衣街116号的“不可移动文物”沈宅由福建船商沈氏于清朝咸丰年间所建,房屋前后三进共三层,房梁和围栏均采用木刻雕花,工艺精湛。但遗憾的是在拆迁过程中不保,导致现在只剩下半拉子了。

上图:花衣街,拆迁工地现场,这一片区域将建成上海新地标。

  沧海桑田杀猪弄

  不要小看杀猪弄,这里曾经是上海滩杀气最重的地方,为啥?这里原来是杀猪的地方。“杀猪弄”和“猪作弄”有血缘关系,但是又不是一条弄堂,一个在城里,一个在城外。前者已经寿终正寝,后者还有一口气,它们的继承者薛家浜杀猪场于20世纪70年代末就没有了。

  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开放海禁以后,上海的人口日益增多。猪肉人人要吃,那时又没有冷库,运输不方便,要现杀现卖,于是杀猪的人家也越来越多。早年间,杀猪的场景恐怖,加上猪下水到处都是,弄得居民叫苦不迭,恶臭难闻。

  衙门无奈,只得在城内老北门的东首,专门划出一块地方供商人开设

  杀猪作坊,日久成了气候,中间形成了一条小弄堂,人们就称它为杀猪弄,在光绪年间的上海旧城图中就有一条叫“杀猪弄”的小弄堂。昔日杀猪弄附近的店铺随着杀猪作坊的日益增多,慢慢形成了一个行业,主要是宁波、苏州和本地人三个帮,为了保护共同利益,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成立了上海鲜肉公所,是上海最早的四家公所之一。咸丰三年(1851年),太平军占领了南京,南京的回民为躲避战乱,逃到上海,在这儿附近建立了清真寺。回民忌食猪肉,不养猪,也不杀猪。可是附近的杀猪弄每天早晨,猪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这就犯了大忌。于是清真寺派人与鲜肉公所交涉,经多次协商,鲜肉公所也考虑这里的人口越来越多,长此下去也不行,经两次搬迁,最后在城外王家码头、蔑竹路附近,找到了一块地方搬走了,就是现在的“猪作弄”。

  承载文化记忆的老地名将保留据《新民晚报》2013年5月30日消息:新公布的外滩金融集聚带建设规划显示,保留历史文化遗存,南外滩一带将沿用体现“码头文化”的历史道路街巷名称。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参与了南外滩历史文化风貌保护的规划设计,他说:“豆市街、花衣街、外咸瓜街……见证了上海航运、贸易发展史,保留老地名,很必要。”

  外滩金融集聚带总用地面积为2.6平方公里,新开河路以南为南外滩地区,用地面积为1.6平方公里。南外滩位于黄浦江核心滨水区,历史底蕴丰厚,有垂直滨江、密集分布的历史街巷、仓库、会馆、教堂等近代历史建筑。

  依据规划,老地名得到保留,新建筑一律格调质朴,道路也不会太宽,因为要配得上精致小巧的历史街巷,所有新建筑都采用垂直滨江的行列式、围合式组合布局,“小尺度”的空间肌理,一脉相承。著名的商船会馆也将得到保护利用。二百多年前,沪上第一家行业协会组织——商船会馆成立,今后,商船会馆将成为“会馆文化纪念馆”,传承会馆文化。

  “建设南外滩,不是大拆大建,而是在原有的城市生活中增加一些新元素。”黄浦区区委书记周伟说,南外滩全面建成大致要10年,区域形态追求“独特融合”——在老上海的新金融集聚区里,“保留元素”和“新元素”相互融合,相得益彰,历史不会在这里断流。( 来源: 中国公路网 作者:刘秀国 )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1142188533(SJ)、360638367(Dior甜心)、1485994861(王玉)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