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战火中的交通人(图)
2015-09-18 16:09:24  中国公路网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徐万民  
0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八年抗战,奋战在公路、铁路、海运、航空等方面的几百万交通员工,开辟了一条条连接中国与外部世界的生命通道,为最后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历史功绩。

  中国以一落后的农业国抵抗一先进的工业国,没有国际援助是难以持久的,而国际援助倚赖畅通的对外交通线。当时,我国的交通建设十分落后。日本侵略者看准了这一致命弱点,始终把切断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交通视为重要的战略目标。

  战争一开始,日军便攻陷我国沿海港口,封锁全部海岸线,切断我国获得国际援助的海上交通线,同时,以空军轰炸铁路、公路、海港、机场,发动大规模封锁作战。淞沪战役,攻占我国最大海港上海;广州战役,切断联通香港的广九铁路;桂南会战,切断广西与越南的交通线。日军又动用外交手段,迫使德、苏、美、英、法等国停止援华,1941年4月,《日苏中立条约》签订,苏联被迫停止通过西北公路的军事援助。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入越南,切断了滇越铁路;侵入缅甸,切断了滇缅公路。至此,从太平洋到印度洋,从陆地到天空,日本几乎切断了我国全部对外交通线。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

  中国军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反包围斗争,开展了大规模的对外交通建设。据不完全统计,八年间,我国新建铁路1500多公里,新修公路12000余公里,改建公路49000余公里,增设航空总站十余处、机场百余处,1939年,我国航空线增至14803公里。维持与友邦联系的国际交通不断,不仅有利于抗战物资的进口,对保持高昂的军心士气更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滇缅公路被切断后,在美国的援助下,开辟了穿越喜马拉雅山上空的驼峰航空线。1945年1月,在中国驻印军和远征军反攻缅北滇西的凯歌中,中印公路(史迪威公路)、中印输油管线开通。日寇处心积虑的封锁被粉碎,大批军队、军火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奠定了大反攻的基础。

  战时对外交通建设的成就首先应归功于广大交通职工。他们携家带口,辗转于建设各地,承担着维护和建设对外交通的重任。大批民工在没有机械工具的情况下,用最原始的工具,甚至双手在高山荒原上施工,死于饥饿、疾疫、山崩石压者不计其数。奋斗在交通战线上的工程技术人员同样功不可没,钱昌淦、龚继成等众多人员为国捐躯……

  桥梁泰斗 茅以升

  “斗地风云突变色,炸桥挥泪断通途,五行缺火真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钱塘江桥是第一座由我国自行设计和主持施工的钢铁大桥,打破了钱塘江上不能造桥的迷信。然而,因为抗战需要,它通车后仅屹立了89天,亲手炸毁它的人正是一手建造起它的人——我国一代桥梁大师茅以升。炸桥后的第二天,茅以升悲愤地写下这首诗。

  筑路书生 张佐周

  “去了滇缅公路就同几十万名民工住在一起。下有高山大河,上有敌机轰炸,冰天雪地,许多民工还是单衣草鞋,却没有人逃跑,都争先恐后,昼夜抓紧施工。我们一块去的工程师钱昌淦,为了抢修被轰炸的澜沧江大桥,遭到敌机扫射,当场壮烈牺牲。”曾参与西汉公路、滇缅公路设计施工的北洋大学高材生张佐周在工程现场颇受震撼。

  赵祖康

  “久愿风尘殉祖国,宁甘药饵送余生。”因频繁奔波于西兰公路、西汉公路、乐西公路、滇缅公路的施工现场,被誉为中国交通工程“三杰”之一的赵祖康瘦得皮包骨头,患上了咯血病,病榻上,他提笔写下了这样两句诗。

  近代航运业巨子 卢作孚

  “两岸照耀着下货的灯光,船上照耀着装货的灯光,彻底映在江上。岸上每数人或数十人一队,抬着沉重的机器,不断地歌唱,拖头往来的汽笛,不断地鸣叫,轮船上起重机的牙齿不断地呼号,配合成了一支极其悲壮的交响曲,写出了中国人动员起来反抗敌人的力量。”1938年,民生轮船公司总经理卢作孚带领全公司员工一起争分夺秒进行宜昌大撤退时记下了这一幕。

  战时女飞行家 李霞卿

  1940年,美国《远东》杂志专访中国女飞行家李霞卿,问她单独驾机远飞、募捐抗日是否冒险,她回答说:“所有的中国人,不论在国内还是在世界各地,为了祖国,是很少想到危险的。中国人民永远有坚强的勇气保卫祖国。”

  高文彬

  1948年11月4日至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长宣读了法庭判决,宣判全体日本战犯有罪,并判决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绞刑。判决书开头写道:“侵略是人类最大的罪行,是一切战争罪行的总和与根源。”目前国内唯一健在的中国代表团成员、94岁高龄的上海海事大学退休教授高文彬当年曾全程参加东京审判。

  龚继成

  远赴云南修建滇缅铁路、呈贡机场、中印公路,抢修惠通桥……满怀爱国热情的龚继成在抗战的后方“战场”上付诸了自己的全部心血。为纪念他的功绩,国民政府交通部将跨越怒江的“惠人桥”命名为“继成桥”。

  王延洲

  1943年6月2日,曾考入黄埔军校和中央航空学校的王延洲第一次执行任务。看到是日本战机,他“简直要红了眼”,立即调转方向绕到日本运输机的右后方。瞄准后,右手食指一压按钮,六挺机枪同时开了火。敌机被击中油箱,立刻起了火,眼看着一团火焰向下栽去,王延洲迅速返航。( 来源: 中国公路网 作者: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徐万民 )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1142188533(SJ)、360638367(Dior甜心)、1485994861(王玉)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