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02月19日
星期一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美丽一梦
2013-05-06  中国公路网  晓冬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桃源村里风光好,桃源圣地故事多。上回故事《美丽醉酒陌生地》说美丽醉酒救活公司一事,回到公司美丽受到公司上下赞颂。一日,美丽正在办公室做事,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前夫二蛋发的信息:

  儿子病了,住院输水。儿子想妈妈,盼能来照顾下。谢谢。蛋蛋看过信息,美丽突然觉得头有点晕,胸口也有点隐隐作痛。起身来到里间卧室,美丽躺到床上,随手拉过毛巾被盖到身上。

  刚刚睡着,听见有人推门进来了,美丽一看,吓了一跳:不知啥时候,二蛋进来了!

  美丽忙起身,要下床。二蛋忙朝她摆手,说,你别起来了,我说两句就走!

  孩子不是病了么?你不在医院照顾,跑这来干啥了?

  美丽有点怨恨二蛋了,忍不住说道。

  咱们复婚吧!我这给你跪下了,求你了。

  二蛋说着,扑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

  美丽慌忙从床上起来,来到二蛋身边。

  起来,起来,你这是干啥?你不是过得好好的么?你那小媳妇呢?

  二蛋怔怔地看着美丽,泪水从眼角溢出。

  离了,离了,我这次也是净身出户。家里财产都归了人家,我和孩子无家可归了。

  啥?你脑袋被驴踢了是咋的?

  咱们复婚吧!

  二蛋猛地起身抱住了美丽。

  不要!不要!

  美丽惊出了一身冷汗,醒了。

  左右看看,自己仍在床上躺着,毛巾被仍在身上盖着,美丽笑了:娘!做个白日梦。

  都说昼有所思夜有所梦,大白天都做这样的梦,美丽忍不住心里问自个,难道你心里还想着那个二蛋不成?

  也是母子连心,听说儿子病了,美丽给二蛋回了信息,问明了儿子在哪个医院输水,决定去看看几年没见的儿子。

  为了给儿子一个惊喜,美丽打扮了一番,换上了外出公务的那一身行头。来到长途汽车站,坐上了去省城的头班车。

  车上乘客不多,美丽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眯起双眼又胡思乱想起来。

  人生如梦,恶梦不断,白日美梦,梦想成真,那是两种境界。

  国人都知道的南柯一梦,说的是有人做梦到大槐安国做南柯太守,享尽富贵荣华,醒来才知是一场大梦。原来所谓大槐安国就是自家住宅南边大槐树下蚂蚁王国。

  著名报人张恨水的《八十一梦》,道出了那个社会那个时代的市井人物的心态,说出了那个年代人们的欲望,讲述了一代人的做不完的梦。

  汽车上了高速公路,车子越发平稳,窗外景色不时变换着。

  美丽想起了儿时自己做的一个梦,那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个梦。

  那时美丽的父亲孔大善人还在人世,只是孔善人还有一个名号:地主老财。

  那个年代,地主老财是只许老老实实干活,不许乱说乱动受管制的人。

  根红苗正,三代贫农,那个时代是谁穷谁光荣,谁富谁狗熊。

  杀富济贫吃大户是理所当然,不义之财都是黑心剥削得来的。

  时代的烙印,一个时代一个价值观,一个时代一代人的价值取向。

  代沟吧,一如眼下的电脑盲,以前的文盲,都是不潮的结果。

  美丽是地主老财的闺女,头上也扔不掉一顶永远低人一等的帽子:地主羔子。

  没有玩伴,没有玩具,没有东西吃。

  有的是看不完别人的白眼珠子,听不完别人喊自己地主羔子。

  那一年,一连一个多月没有东西可以吃。

  村上不断有人死去,一个不大的村子竟然死了三十多个人!

  那一日,美丽跟在村里大人后边,来到村北边的田地里。

  没有庄稼,没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小美丽只能捡大人扔掉的野菜根吃。

  实在走不动,小美丽无力地躺在地头,一会竟睡着了。

  快!快!就是那个死妮子!

  快点,别让她跑了!

  抓住她,打死这个地主羔子!

  小美丽突然被惊醒,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劲,跳起来就跑。

  小美丽在前边跑,一群人在后边追。

  有人拿着棍,有人掂着抓钩,也有人扬着菜刀,更有人大声叫喊:快追!快追!

  小美丽在前边跑,一群人在后边追!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跑着跑着,小美丽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纵身一跃,小美丽够着树梢了。

  这下好了,小美丽像猴子一样,在树上窜来窜去,一会儿就摆脱了那群人的追赶!

  回到自己家,家里不见老爹爹,小美丽越紧关上屋门,坐在那张光秃秃的床上。

  还没喘一口气,屋门被人踢开了!

  看你往哪里跑?

  那群人又追到家里来了。

  这时,小美丽倒不怕了。跳上床,背靠着屋山墙,手指着那群人,喝道:

  来吧,我不怕!

  有种你上来!

  你是杀不死你姑奶奶的!

  为首的那个黑衣大汉也不言语,掂着抓钩朝小美丽就是一家伙!

  胳膊一阵生痛,小美丽吓醒了!

  那里有什么人,村里人早走远了,看看胳膊上那一群蚂蚁,小美丽狠命拍死了几个!

  娘!叫你们也欺负我!

  想想后怕极了,亏是在梦里,要不是自己的小命早交待了。

  一阵汽笛声,汽车到站了!

  美丽收回思绪,回到现实。

  妈,你来了?

  美丽,谢谢你来看孩子!

  刚出汽车站口,美丽吓一跳:二蛋和儿子王孔一朗在迎候自己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来源: 中国公路网 作者:晓冬 )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360638367(Dior甜心)、274329832(左岸)、471885979(沁雨)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