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诗意上甘棠
2010-07-14  《中国公路文化》  陈勇  
0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2009年6月,在湖南省江永县千年古村上甘棠,发现了一座宋代石卯榫桥。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卯榫桥。

  上甘棠, 这个有着1 2 0 0 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位于湘南都庞岭下的谢沐河畔。经湖南省考古专家评估认定,这是省内迄今为止创建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延续时间最长、文物古迹最多的村落。她宛如一颗落在草丛中的稀世翡翠,在历史的变迁中被人们忘得一干二净。

  近年来,由于“女书”名扬海内外的缘故,这个古老的村落终又被人们记起,在湖湘大地显现出她独有的魅力。青山、绿水、民居、巷道、小桥、流水、人家……构成了一幅湘南美丽的立体风景画。

  枯藤——老树、昏鸦

  翻开《诗经》,在第一卷《国风?召南》中有一首《甘棠》:“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据史料载,召伯,又作召公,与周武王同姓,姓姬氏。他曾辅佐周武王灭商,被北封于燕。《史记》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载:“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

  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所职者。召公卒,而民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下不敢伐,歌咏之,作《甘棠》之诗”。周氏族人取甘棠为村名,是因为把甘棠作为清廉政治的象征。

  我们沿着谢、沐二河激溅起的波浪走进上甘棠村,在风光旖旎的河畔和苍茫巍峨的屏峰环抱之下,这里显得静谧、恬淡又孤独,我们仿佛也走进了一段宁静流淌的岁月长河。上甘棠村一面依山、三面环水,青石条垒砌作围墙,呈“太师椅”状,南、北各设出口,构成“围城”格局。

  村内主干道自山根始,沿河岸向南布置,长约200米;与主干道垂直布置的次干道共10条,延伸500米远。全村共有约200多栋房屋,大部分是上、下两层楼房,多为明清时代建筑,其中有8座保存完好的民居跨越了3个世纪。整个村落分10族布局,各自沿次干道及次干道左右设置的小巷道向后延伸布置住房。在交汇主干道的次干道起点,设置各族门坊共10座,各坊沿河设置码头,供一族之人取水洗涤之用,形成特有的民居结构和交通网络。

  上甘棠人按门坊聚族而居,凝聚血缘的纽带,绵延于历史的长河之中,穿越千年时空,在这片古老而又崭新的土地上繁衍生息。时至今日,在近百条青石板铺就的大街小巷里,依然居住着430户1800多人的周氏族人。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村庄的名字始终未变,村庄的位置始终未变,永久居住的家族和独特的民风民俗始终未变,这在湖南乃至全国都是极为罕见的。我们不能不为这种以血脉关系为天然纽带的生存方式所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而惊诧,它的凝聚力和融合力正是中华文明“以民为本,本固邦宁”的社会政治观和“修齐治平”的人生价值取向的具体体现。

  漫步在上甘棠古村落里,斑驳的城墙、枯黄的藤蔓、苍劲的古柏,如烟的流水、厚重的石刻、精致的木雕,把水乡的秀丽风韵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桥——流水、人家

  2009年6月,当新华社、中新社、人民网等新闻媒体通过“湖南发现之旅”向全世界宣布“湖南江永县惊现宋代卯榫石桥”的消息时,这里的人们惊呆了!

  长逾10米的寿隆桥目前保存有4对桥墩。这些粗糙的石块模仿木器的卯榫结构,不仅将桥面稳稳地支撑起来,而且将其固定在两个高过桥面的卯榫之间,既美观又坚固。桥面采用的大块石料中最长的一块宽近3米。整座石桥结构简单合理,没有任何粘合的材料。这些特征与当地不远处发现并被族谱、碑文证实的一座宋代古栈桥特征完全一致。从桥的磨损程度来看,桥面中间1厘米的棱已被完全磨平并深凹,没有磨损的桥墩风化程度也相当严重。从这些情况可以断定,寿隆桥的历史至少在600年以上。看着眼前8米多宽的谢沐河静静地流淌,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石匠们“嘿哟嘿哟”地喊着号子搭建石桥的身影。

  湖南省文物局副局长江文辉以及何强等专家表示,根据《上甘棠众架石桥捨钱题记》的石刻可以证明,江永县上甘棠村的寿隆桥极有可能是宋代的产物,其确切年份还需进一步考证。此外,寿隆桥的这种卯榫结构在中国南方地区也实属罕见,不论从建筑学还是历史学的角度,对石桥建筑史的研究都具有重大的实物价值。

  当我还沉浸在拍摄古桥的兴奋中时,恰逢村里的一位8旬老人周汉齐放牧归来。他向我介绍道:这座桥是古永明县通往广西的唯一一条驿道,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传说桥刚建好时,正赶上发大水,一位商人途经这里,不幸被洪水冲走。为警示后人,村里人便称此桥为“生死桥”。现在,每逢春节、清明等重大节日,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自发地到桥上走一走,看看古桥有没有遭到破坏。

  带着周汉齐老人浓浓的“古桥”情结,我一路西行,来到了位于谢沐河上的上甘棠村风景中枢——步瀛桥。瀛指瀛洲仙境,唐李世民为笼络人才,选十八学士成立文学馆。选中的人皆为天下人所慕向,被称为“登瀛洲”。步瀛桥的意思是步入瀛洲的桥梁,也借喻从此飞黄腾达。

  步瀛桥由该村第十七世祖周唐辅、周唐弼叔伯兄弟俩主持修建于宋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距今已有884年。这座桥全长30米、宽4.5米、高5.5米,共有3拱,每拱跨度9.5米。桥的迎水面被冲垮了约长7米、宽1.5米的一部分,因此可以清楚地看到石桥的内部结构。那些欲塌未塌的边沿石方,让人百看不厌。就像一双筷子夹着个大秤砣,永远那样夹着,却始终未能落下。

  过去,据说落下几块石头,上甘棠就要出几个官。在1200多年的岁月中,这里共走出了11位进士和110多位知县以上的文官武将。

  桥上,毛姜倒生,藤蔓飘垂;桥下,倒映清波,水影徘徊。清江之上徒然隆起高高的大石桥,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站在高5.5米的步瀛桥上,宛如升至千年古村的半空,极目远眺,谢沐二水绕着青山如丝而来,从脚下穿过,又满载着碧波莽莽苍苍地流入无边的天际。驻足河岸,环顾四周,含翠欲滴的巍峨群山、栉次鳞比的古村瓦房、蜿蜒坚固的围墙……仿佛被定格在弧线勾勒的空间里。时值盛夏的黄昏,但见三三两两的人群来桥上纳凉谈笑,朗朗的笑语与桥下潺潺的水鸣合奏着一曲美妙的乐章。

  桥是古上甘棠停滞的梦,奇巧的身姿好似轻盈飞舞的翅膀,那么随心所欲地轻轻舒展便成了一道风景。小桥、流水、人家,柳丝炊烟的平淡,隐寓了上甘棠这个千年古村的性格。

  古道——西风、瘦马

  永州以南150公里远的江永县夏层铺镇上甘棠村是古苍梧郡属地,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在此设谢沐县治,到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并入永明县(今江永县),曾有700多年时间作为一个县域的心脏,跳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这里虽经千年风雨而不散逸、不湮灭、不凋敝、不零落,成为湖南最古老的村庄之一。

  湘桂驿道自永明县城西起,经三元宫、五里牌、大桥铺、厂子铺、夏层铺、冷水铺、建安亭、司前塘、粗石江,接广西恭城驿路,长30公里、路面宽1.5米,系青石板和河卵石铺筑。这里终年驿传递送,奔马如梭,商旅行人,摩肩接踵。我沿着现存的、断断续续的五六公里旧迹,冒昧叩开了湘桂古驿道的“大门”,感受着昔日繁华和今日萧条的强烈反差。

  在这条古驿道上,3至5里便建有路亭,专供行人休憩和避风雨之用。其中最有名、至今保存最完好的是月陂亭和寿萱亭。路亭有大有小,风格迥异,造型简单。亭口均有名人撰写的切景、切物、切人、切事、劝世励俗的楹联;亭内有木、石凳和盛水石缸,墙上是劝善惩恶的壁画,富有传统文化色彩。

  出上甘棠村,西行百步,就到了奇特的“月陂亭”。湘桂驿道从山崖下一处貌似新月的天然坎凹处通过,人入内可避风遮雨。“亭”内有摩崖石刻30多件,为地方名贤诗文及有关上甘棠的历史典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南宋丞相文天祥手书的“忠孝廉节”石刻,每字高1.8米、宽1.3米,庄重而壮观。据传为上甘棠周氏弟子周德厚做官杭州太守时,与爱国诗人文天祥结交莫逆,遂请文手书刻于故乡石崖,用以规正门风。忠于祖国、孝顺长辈、廉洁自律、气节长存,周氏子孙所遵奉的这一人生教义,其实也正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真义所在。难怪上甘棠人能够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和睦相处、安详生活,绝少偷盗抢劫纷争之事发生。

  沿古驿道继续往南走约250米,便见一个长方形木石青瓦结构的古路亭,叫寿萱亭。蜿蜒的青石板驿道从亭内穿过,亭两侧各布置有条石长凳供路人歇息,亭墙内砌有碑刻3方,据说是村人周际隆于清光绪三十三年为其母80寿辰而建,凿佛言于石碑之上,以表对慈母的孝顺之心。中有《慈悲佛母他字歌》碑一方:“凡人世上有父母,翁姑孝他,先要顺他,切莫逆他……得人恩情莫忘他,受人寄托莫误他,遇富贵莫谄媚他,见贫贱莫轻亵他,生意买卖莫欺他,大称小斗莫用他,打牌赌博莫看他,来历不明莫留他,恃强欺弱莫帮他,非义之财莫贪他……”,共载81个“他”字,教导族人孝长老、爱妯娌、济困弱、守诚信、戒赌博、远声色、不贪财、爱生灵……

  昭示出周氏族人为人处世的准则。也正是这样一种道德文化的力量,敞开了上甘棠人广博的胸襟,使之于自尊、自强、自信的持守中继往开来,千年不衰。

  当得知我是特意前来探究上甘棠古石桥、古驿道和古路亭的故事时,周汉齐老人神秘地拉着我的手,赠予我一副对联:上联为“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到凉亭坐坐”,下联是“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暂把笑语谈谈”。

  回过头去,看那屋、那山、那水,看那人、那路、那桥,但见炊烟袅袅、屋舍如画,山水如诗、路桥如歌。募然想起一句宋词:沉醉不知归路……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1142188533(SJ)、360638367(Dior甜心)、1485994861(王玉)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