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昆仑丰碑--生命在瞬间永恒
2007-05-18  中国公路网  于明科  
0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我始终不明白我的三位战友怎么会突然间离开了我们,年轻的生命在瞬间就化为永恒。20多年过去了,对昆仑山的记忆渐渐模糊,但对战友的怀念却越来越强烈。我坚信他们一直没有走,他们手拉着手,一直走在路的前头----1986年3月,当内地的人们展开双臂开始拥抱春天的时候,祖国大西北通往南疆的千里公路线上,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迎着西佰利亚的寒流,载着我们这些年轻的新战士,向昆仑山进发。

  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一座雄奇无比的大山横亘在我们面前。看到它,你自然会想到神奇、壮美和多情。你也会想到险峻、凶残和冷酷,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它就是地处祖国新疆最南端被称为“万山之祖”的昆仑山。

  据和田县志记载:昆仑山平均海拔4000多米,山上长年积雪不化,玉龙哈什河拦腰而过,奔腾不息,山下养育着近百万勤劳朴实的和田多民族儿女。这里,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山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远古至今,你看不到商贾云集,听不到驼声悠悠。也是在这里,从和田出发穿越昆仑百十公里到布雅,却有一座黑色的煤矿,一直在伸出它那宽广有力的臂膀,等待人们的开采。

  “昆仑是把量人的尺,昆仑是把杀人的刀,没有像昆仑一样的男儿胆,劝你莫到昆仑山。”可我们还是来了,我们是带着祖国和人民的嘱托和百万和田人民的期望来的。我们要剖开昆仑山的胸膛,打开昆仑山心脏,用我们的青春、热血乃至生命,穿越昆仑,向和田人民修筑一条通向富裕的金光大道。

  我被分配到了九连,九连是“尖刀连”,担负开路先锋。要沿奔腾汹涌的玉龙哈什河悬崖峭壁间开凿出一条公路,施工艰巨程度可想而知。部队机械化作业程度低,施工中全靠人工作业。环境恶劣,高寒缺氧,生命有可能在瞬间化为永恒。就在我们下连队之前,炊事班一名老兵在玉龙哈什河给连队挑生活用水,不幸被河水冲走,战友们连续三天在河中打捞尸体未果,第二年开春时,只在河的下游发现了他穿过的一双鞋子。下连队不到一个月,就先后有5名战士施工中被悬崖上掉下的飞石砸伤。有1名同志砌筑挡墙时脚下土石滑坡差一点掉到了河里。连队百十号人,有一半同志高山反应出现过休克。

  但困难吓不到我们。为了在1986年底前完成路基开挖任务,连队成立了青年突击队,制订了详细的施工计划,掀起了一次又一次大干热潮。血性山谷,激情荡漾,炮声隆隆。

  然而,昆仑山却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向我们施起了淫威。1986年8月7日,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和往常一样,我们在班长王立成的带领下早早地来到了工地,来到了那座快要完工的挡墙旁。这里是有名的“老虎口”,公路穿山而过,上有悬崖,下临深渊,挡墙正面临空,施工如虎口补牙,非常艰难。经过了一个多月的鏖战,我们终于将长约10米、高约20米的“V”字形挡墙砌筑完毕。眼看马上就要交工了,每个人心情别提有多么激动。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班长和两名战士在挡墙上吃力的勾灰缝的时候,挡墙坍塌了。在回填方巨大的压力作用下瞬间土崩瓦解,如漏斗泄水,沿着玉龙哈什河倾泄而下。大家一下子都惊呆了。我只看见,就在那坍塌的一瞬间,我们的班长王立成、老兵冯仁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石方淹没了身体。和我同年入伍的陕西籍老乡张满义猛的回头,想使尽浑身力气爬上来,但最终没有成功。他们把生命化做了永恒,把宝贵的青春永远的留在了昆仑山。

  而再有10多天,从甘肃兰州入伍的城镇兵我们的班长王立成同志,作为武警交通指挥部首批考入军校的学员,将赴北京教导队参加预提干部培训。从四川郫县入伍的冯仁贵同志副班长的报告已报到了营部。从陕西岐山入伍的新兵张满义同志,组织上已经批准回家看望一直病重在床的母亲。

  三位战友牺牲后,全连官兵忍着悲痛连续三天三夜沿着怒吼的玉龙哈什河寻找他们的躯体。每次回来,我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边,望着三张空空的床铺,一直坚信他们没有走。我想他们只是累了,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休息一下,等养足了精神,再投入战斗。

  1986年8月10日,昆仑山大雨如注,玉龙哈什河奔腾呜咽。雨幕中,百余名官兵低头肃立,含泪寄托哀思。副营长湛常金泪如泉涌,他以支队党委的名义沉痛哀悼:张满义、王立成、冯仁贵三位同志,为了和田各族人民的幸福,努力筑路,光荣牺牲,功盖千秋。

  路是躺下的碑,碑是竖起的路。烈士们的丰功伟绩,将与巍巍昆仑共存,与雪山日月争辉。三位战友走后,官兵们化悲痛为力量,踏着烈士的足迹,完成了他们未竟的事业。

  1988年8月,和布公路交工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拨款30多万元专门为武警交通部队五支队英雄的筑路兵树碑。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王恩茂同志亲笔题词:筑路英雄的光辉业绩将永远铭记在边疆各族人民的心中。

  (作者系武警交通第五支队政治处副主任)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1142188533(SJ)、360638367(Dior甜心)、1485994861(王玉)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