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路社区]
[中路博客]
[每日更新]
[会员管理]
2018年09月24日
星期一
【资 讯】:新闻中心 - 专题 - 评论 - 论文资料 - 政策法规 - 多媒体 - 专业图书 - 网上杂志 【中路文学】
【行 业】:养护管理 - 体制改革 - 路政稽查 - 工程质监 - 行业文明 - 高速公路运营 - 智能交通 - 养护与管理分会 【中路图片】
【商 务】:工程信息 - 建设市场 - 企业风采 - 会展信息 - 产品采购指南 - 企事业名录 - 汽车资讯 - 网站联盟 【高层论坛】
交通运输部 中国公路学会
会员登录 注册
慈祥母亲的心系千层底
2007-05-18  中国公路网  平晋恩  
0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交通建设监理》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 QQ: 6673744。

  昏黄的烛光下,母亲盘腿坐在炕上,一针一针地纳着鞋底,还不时地将针在发髻上擦两下,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微笑,灵巧的双手不紧不慢的穿针引线。随着母亲缝完最后一针,用牙齿咬断线头,一双结实漂亮的黑色灯芯绒面的千层底布鞋就诞生了。在旁边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我,猴急地从母亲手中接过新鞋,迫不及待地兜在脚上,蹦几下,鞋底里母亲絮进了棉花,软软的,真舒服。

  母亲在炕上慈祥地看着手舞足蹈的我,开心地笑着。

  这样的情形已是二十几年前遥远故乡的小山村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了,如今留给我的就只有背包里一双千层底和母亲为我做鞋的一摞厚厚的鞋样。每每想起母亲的时候,我就拿出这双千层底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仿佛又看到母亲盘腿做在炕上一边为我纳千层底,一边督促我做功课。

  儿时的我特别调皮,走路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好好走,总要踢点什么东西,不是一颗小石子,就是踢一个铁皮空罐头盒,那也许是我接触最早的足球方面的训练,但是却使得一双千层底穿不了几个月就露出了脚趾头。每到这个时候,母亲总是笑着嗔怪我说:

  “你呀,那双脚要给你打一双铁鞋子穿才行。”说着就从床边那只被母亲擦得发亮的红色樟木箱中取出一双新鞋给我换上。那只箱子是母亲和父亲结婚时的嫁妆,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每次我的鞋子破了,她总能从里面给我拿一双新的出来。就这样我穿着千层底走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母亲随在城里工作的父亲到了城里。母亲还是一如继往地为我纳千层底,我也一如继往地穿着千层底上学、放学。当我穿着千层底穿行在那些时尚的彪马、耐克、阿迪达斯和各式各样的皮鞋中间时,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脚上的千层底“土”。在这茫茫大都市中,母亲可能是唯一纳千层底的母亲,我也许是唯一穿千层底的儿子。母亲从小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她对我的要求却很严,她经常向我讲她一辈子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因此她希望我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希望我能考上大学,靠知识在社会上立足。因此,督促我做功课成了母亲的重要工作,在母亲的督促下我的成绩一直都不错,总是排在班里的前几名,后来还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到市里的重点高中报到时,我郑重其事地向母亲说:“将来我一定要穿着你给我做的千层底去上大学。”原本,我也以为我会顺理成章地就这样穿着母亲纳的千层底上完小学、初中和高中,然后再走进大学,一步步实现自已的梦想,也兑现向母亲作出的承诺。

  然而上高三时,厄运却降临了。母亲患了直肠癌,而且是晚期,手术和化疗所需昂贵的费用已经使家里捉肘见襟。看着母亲被病魔折磨得日渐消瘦的身体和父亲紧锁的眉头,我向家里提出了辍学外出打工。谁知道这个想法刚刚提出,就被母亲披头盖脸地责骂了一顿,说我没出息。那是我记忆中母亲向我发脾气最厉害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最终,母亲还是没能看到我穿着她为我纳的千层底走进大学的校门。由于母亲病故带来的沉重打击,我高考发挥失常,没能走进大学校门。当时有的同学选择了复习,但我知道家中已无力承担那昂贵的补习费用,年底我毅然报名参了军。离开家时,父亲从母亲陪嫁的那只红色樟木箱子里拿出一双千层底和厚厚的一摞母亲为我做鞋的鞋样,告诉我这双千层底是母亲在化疗期间强忍着病痛为我做的。我想象得出母亲在为我做这双鞋时要忍受多大的痛苦。

  双手抱着这双千层底,我跪在母亲的遗像前嚎啕大哭。哭罢,我坚定地擦干眼泪踏上的奔向警营的列车,当时的行囊中除了高中课本、这双千层底和那一摞记录了我成长历程的鞋样之外,别无他物。艰苦的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了世界瞩目的三峡大坝,成为守卫三峡专用公路诸多哨兵中的一员。我所在的中队担负的任务就是公路巡逻执勤,每天执勤时间都在八个小时以上,但是我从未放弃过自己心中的梦想。每逢节假日,当战友们都在看电视、打扑克、看录相片的时候,我就找个安静的地方,翻开高中的课本,认真复习。那段时光很累,却很充实。因为我始终记着我对母亲的那个承诺,同时也相信机会总是会垂青于有准备的人。第二年的部队院校招生考试,我以统考全支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武警指挥院校。当录取通知书寄到手里时,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到警校报到那天,我破天荒地将行囊里那双珍藏了两年多的千层底穿在脚上走进了学校的大门,我坚信母亲一定能看得到。

  如今,我已成长为一名光荣的武警警官,母亲也已经离开我八年多了,但她留给我的那双千层底仍然珍藏在我的行囊中。每每听到解晓东唱的那首“……最爱穿的鞋是妈妈纳的千层底,站得稳,走得正,踏踏实实闯天下……”老歌时,母亲为我做千层底的情形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母亲留给我的哪里是一双普通的千层底,那是我今生永远的精神财富。(作者为武警交通第五支队排长)

敬告:转载本文时请注明出处为“中国公路网”,必须保留网站名称、网址、作者等信息,不得随意删改文章任何内容,中国公路网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Http://www.chinahighway.com

中 路 公 告
本站简介 | 编委介绍 | 业务范围 | 使用条款 | 用户服务 | 广告服务 | 理事单位 | 人才招聘 | 在线帮助 | 信息反馈 | 联系方式
[ 服务热线 (010)84990712 ] [ 在线服务QQ:6673744(大聪头)、1142188533(SJ)、360638367(Dior甜心)、1485994861(王玉) ]
京ICP备05048991号-3 中国公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1999-2018